YSJ手贱

【灿勋】诺言老

碧雅雅:



朴灿烈从舞台上下来,喘着气直接走进了化妆室,助理等他坐下来就递上了水和毛巾,在朴灿烈喘匀了气后,有些小心地看了眼他的脸色,斟酌地说:“呆会庆功宴您和白贤一起去吧。”

朴灿烈微皱了下眉,面无表情地把水喝完,将空杯子揉了揉直接扔垃圾桶里。

咚的一声响,让助理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他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要搞cp噱头,我听公司的安排。不过,私底下的宴会,我记得我说过不接。”

上一任助理跟她做工作交接时确实有交代过,朴灿烈在工作上很好安排,一般他都不会违逆反抗,但是不代表他私底下就好相处。私人时间,不能擅自给他做任何安排,任何。

她也不想接的。

是赵姐……也就是朴灿烈的经纪人帮忙应下的。

其实她也懂赵姐的无可奈何,毕竟是卞白贤亲自邀请,果然也是拒绝不了的吧。说到底,公司这样炒cp,收益大的一方其实是他们这边。毕竟卞白贤已经封帝了,而朴灿烈才出道不到两年。

助理为难地抿了抿嘴,开口还待再劝,朴灿烈却是站起来,留下一句,“我先走了,晚上的宴会谁接的谁解决。”就往外走了……

朴灿烈的脾气说不上不好,只是很有自己的坚持。她做了他助理时间不长,但是也有半年了,知道他并不是不想红,只是他大概更愿意用自己的音乐红,而不是捆绑销售。还有,他很少耍任性,但是一旦脾气拧起来,别说赵姐了,就连室长都没办法。

助理没有拦下朴灿烈,但他也没有走出去,因为卞白贤笑眯眯地站在了门口,明知故问,“要去洗手间?”

朴灿烈一瞬间蹙起了眉头,看着卞白贤,绷直了唇,没接话。

卞白贤眨了眨眼睛,作为一个omega,他无疑是美好的。面容俊秀,身段诱人,表情里纯真带着魅惑,最关键的是他非常熟知自己的优点,总是能恰到好处地表现出来,混着独特的信息素,诱人疯狂。

不过,也是有例外。

朴灿烈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外。

他跟卞白贤因公司需要,炒了将近一年的cp,舞台上各种交织,私下里被安排各种探班,就说现在,其实也是卞白贤的一个个人歌会,朴灿烈作为神秘嘉宾,刚刚上台唱跳了一首歌。

可是,他对于这个可以说让全国疯狂的omega,一直都是舞台笑脸,台下淡然。说不上是冷脸,非要明确的话,大概是毫不上心的淡漠吧。

“洗手间的话直走右拐。”卞白贤笑了笑,“快去快回,我等你。”

朴灿烈看了他一眼,嗓音有些沉,“抱歉,晚上我没有时间,庆功宴……”

卞白贤没有等他说完就拦住了他的话,“庆功宴的事是我爸要求的,说要介绍一个来自中国有名的导演给你认识。”说着耸了下肩,“你要不想去的话,你得亲自跟他说,我不传话。”

朴灿烈皱了下眉头,跟卞白贤沉默对峙了几秒,终于还是转头回了化妆室里刚刚坐的位置。助理一直在旁边默默观看,这时终于呼了口气。

在接受到卞白贤的视线时,她默默鞠了个躬,告别出去了。

关门的时候看到卞白贤展露着甜甜的微笑,在朴灿烈身前似哄他般地劝慰,“好了,别不高兴了,灿烈。难得的机会,我保证一个小时就放你回家好不好?”

……

助理其实有些不能理解。

不是说没见过omega倒追Alpha,但是他是卞白贤啊,追他的人从这里排到汉江都还要掉下去好几个,为什么就非要在朴灿烈这棵树上吊死呢?何必呢?朴灿烈明显对他没意思,当一个Alpha站在一边看着一个发情的omega,却面无表情一点都不为所动,那代表了什么想必没有人是不清楚的。

可是聪明如卞白贤,他好像就不清楚。

赵姐不只是朴灿烈的经纪人,她同时也是卞白贤的经纪人。对于卞白贤她一直都是格外的疼爱与关照。助理在朴灿烈身边做了半年,大概也感觉到了她的偏颇,却也不能说什么。其实她自己也总是忍不住觉得有些心疼卞白贤。

直到有一晚,她不小心听到了卞白贤与赵姐的话。

卞白贤应该是喝得有些醉了,却也没有到意识不清醒的地步,他咬着牙不服输,“我就不信我赢不过他!不管是朴灿烈,还是他心里那个人,我都赢给你看!”

“白贤,感情的事不要勉强。你这么好……”

赵姐的话到一半就被打断。

“我这么好,他为什么不要?”卞白贤笑了一下,“我就是不够好,他才看不进眼里。我知道他看起来好相处,其实眼比天高,骄傲得不得了。心里自有春秋,不要的东西,任外界如何吹捧,他就是不要。”

赵姐没话说,他当了朴灿烈快两年的经纪人,也多少摸清了他的性格。

卞白贤又喝了一口酒,声音带上了沙质般的感觉,低低地说:“我才是他真正的omega,明明我才是!”语气里含带的不甘与不服输的那股倔,让人忍不住心酸。然后未等赵姐开口劝他,他却好似自己已说服了自己,“人总是要向前看的,我不信我等不到。”

感情的事,外人很难说明白。但是omega与Alpha的天配良缘,他们彼此两人一定是能感应到的。助理当时听到这些,心里隐隐有了个荒唐的猜想。

她是一个旁观者,在旁边这样静默冷眼地看着,莫名就对那个横梗在朴灿烈与卞白贤之间的神秘第三人感了兴趣。

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能让朴灿烈对着自己本命omega的发情做到视而不见漠然以对。

赵姐在她上岗的第一天,交代她的第一件事就是朴灿烈的家不能进。就算有十万火急的事,都不能进。

这事,前助理也特别交代过她。而且她的嘴比赵姐宽了一些,她还说了一个人名出来。

你听说过吴世勋吗?

首尔市长?

不是这个,是前两年曾因一本儿童哲学绘本《Baby don't cry 》而火及一时的插画家吴世勋。

哦,我知道。我还看过那本书呢,在半夜被感动哭了。

嗯,记得不要在灿烈面前提到这个人,也不要说到这本书。

啊?

记住就是了。

哦,好的。



>>>>


晚上的庆功宴举办得有些低调,总共参与人员不过二十人。助理把朴灿烈送到后松了口气,想在外面等着。卞白贤的助理却过来邀请她一起进去,客气却固执,非引着她进去里面休息一下。助理没办法,最后只能跟着她一块进去,选了个角落的位置,默默地吃起了东西。

被爱屋及乌是件有些尴尬,却又意外觉得光荣的事情。

好不容易填饱了肚子,助理才发现朴灿烈竟然不知何时站在了宴厅的中间,旁边是嘴角带笑的卞白贤,对面是公司的董事长,也就是卞白贤的父亲,他正在介绍身旁的人给朴灿烈认识。

助理知道朴灿烈很尊重董事长,就如今天,若不是卞白贤搬出了董事长,她想朴灿烈大概真的做得出甩手走人的事情。

只是此刻,为什么觉得朴灿烈的眼神那么淡?嘴角的笑又那么冷?

助理心里莫名有些不安,不过大概是她想得太多,没几秒她就看到朴灿烈伸出了手与那人客气地相握,有礼地点头交谈。

虚惊了一场,助理擦了把不存在的冷汗,想了想,决定去中庭那边压压惊。

其实,带了朴灿烈半年,她还是一点都不了解朴灿烈。

私底下的朴灿烈很沉默,不爱说话,也不爱笑。等通告,在路上,等飞机的时候,他大多是戴着耳机在听歌。

不对,她其实知道,朴灿烈听的不是歌。因为有一次,突发事件,朴灿烈摘下耳机时来不及关闭音乐,助理当时离他非常近,能勉强听到耳机里传来有些模糊的人声,很特别的声音,听不太清内容,好像是,“朴灿烈,你是不是很想我……”

当时助理头脑里自动发地出现了一个人名,那个传说中的吴世勋,横梗于卞白贤与朴灿烈间的神秘第三人。

真的想象不出,朴灿烈那样的一个人,原来可以深情成这般模样。

半年里,想往朴灿烈床上爬的人并不少,但她从未见过成功者。妖媚的,清纯的,火辣的,可爱的……没有一个成功过。

她有次没忍住感叹了句,“你真是坐怀不乱啊。”

也许是朴灿烈当天心情不错,竟然半真半假地回答了一句,“不是坐怀不乱,其实是我不行。”

助理当时竟然一瞬间信了朴灿烈不举。不过马上就想起来,各项检查指标都正常的人,哪里来的问题不举?

有句很玛丽苏的话,助理在那天晚上睡前莫名想到了。

不是我坐怀不乱,是我对于不是你的人就不行。即使对象是命定的omega。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助理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脚步声传来,她下意识地往阴影处躲了过去。在这样的宴会里,她随便见个人都要鞠躬问好。确实有些累了,能少弯一回腰就少一回吧。

结果还没在阴影里站稳,就传来了熟悉的压低的声音。

“朴灿烈,你到底什么意思?”

“难道不是该我问你,你又想做什么?”

助理心里咯噔了一下,然后就默默地减缓了呼吸声。此刻,不论是出去,还是躲在这里被发现,大概三个人都会很尴尬。

干脆就只让她自己一个人尴尬好了,躲好些,希望别被发现。

似乎听到卞白贤的轻笑声,不甜,反而有些嘲讽,“你不是不要我吗,再这样下去你身体也不行吧?好不容易找到了个跟他相像的人,你这又是耍的什么脾气?”

助理终于意识到她刚才紧张的地方了,不止朴灿烈的神情有一瞬间的不对,还有站在董事长身边的那个人,侧脸看过去与一个人几乎一模一样。 

她没有见过吴世勋,只是一次帮朴灿烈保管钱包,无意间看到了钱包里的那张一寸照片。那是一张很普通的一寸黑白学生照,比较特别的大概是照片里的人硬是把这种矬得要命的学生照拍出了画报的效果。眉目精致,月牙眼睛甜甜的弯着,清冷又可爱这两种不一样的气质很奇妙地糅合在了一起。

她想,这应该就是打败了朴灿烈身边所有人的那个人,吴世勋。

她心里想法在乱跳,随着风却吹来了一句冷漠至及的话。

“你以为我没见过鹿晗?”朴灿烈似乎低笑了一声,“不知道你们怎么看的,在我看来,他跟世勋一点都不像。一点都不。”

卞白贤似乎顿了一下,“呵,你又何必欺骗自己?”

朴灿烈声音淡淡,也许是把那些气渐渐收回了,不冷不热地反问,“白贤,欺骗自己的人到底是谁?”

“我才是你的命定之人!”与之相反,卞白贤却像是越来越激动,“朴灿烈,不要告诉我你没感觉,我才是你的那个人!你不是欺骗自己,你算什么?”

朴灿烈沉默了一会儿,才低沉着嗓音说:“我爱的是世勋。我说过这辈子我只爱他。”

“你放屁!”

朴灿烈皱了下眉,盯着面前的人,目光沉沉,似不喜。

卞白贤脸色也不好,恨不能踹他一脚。但是他没办法,他不能,他闻到朴灿烈身上的味道就忍不住想要贴近他,就算朴灿烈总是内敛自己的信息素,但是越少越珍贵,卞白贤已经是只要有一点点就足以感到开心甚至是满足的地步。

“吴世勋已经死了!朴灿烈,他死了两年了!你到底还要抱着那些该死的过往过多久?你说啊!多久我都等你!你说!”

助理心道不好,她有些想冲出去。

是的,吴世勋死了。

《Baby don't cry 》是他告别人世之作,也是他唯一一部出版的作品。在故事的最后,他公然写道,仅以此作献给我最爱的人,我的鱼,我独一无二的A。

要知道,吴世勋他,是一个Alpha。

这样直白又隐晦地告之众人他的离经叛道,他的脱俗,是非常需要勇气的,也不出意外地引起了一大片的争论之声,有佩服的,自然也有批判的。

然而,不可否认。那部作品是一部很优秀的作品。

那是一个很温暖却也很悲伤的人鱼与王子的恋爱故事,只是年幼的他们不知道原来Alpha与Alpha是不能相爱的,是不该相爱的。原来每个Alpha都有与之相匹配的omega,那才是他们该爱该宠的人。

于是人鱼与王子告别了,相约找到各自的omega后还要回来初见的这片海域相见,当不成情人,还是想当朋友。

可是当王子找到了自己的omega后,回到了这片海域,等了无数个日出日落,却再也等不到那个笑容甜甜的人鱼。他不知道人鱼去了哪里,只能无尽的一直等下去。

故事直到最后,也没有交代出人鱼去了哪里,唯有那个王子,日复一日,却每一日又都不一样地不倦怠的等待。

当时文评很多,因为结局算是一定的开放性,所以有很多种的猜想。人鱼是找到了自己的omega后忘记了曾经深爱的那个王子,所以没有回来?还是人鱼在找寻自己的omega时出了意外?又或者是人鱼其实根本没有去寻找自己的omega,他一直就躲在深海里,因为看到王子身边有了陪伴之人,所以他不再出来了。也有人猜想,其实人鱼大概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所以他骗了小王子,不希望小王子看着他去世。用美丽的谎言,欺骗王子离开。

爱情有多复杂,想象中的可能性就有多少种。

人鱼是爱得无私,还是爱得自私呢?

助理当时还在读大学,她是一个Beta,可是却爱上了一个Alpha,当时正是痛苦挣扎的时候,所以看到这篇时格外的感同身受。她在看到人鱼跟小王子挥手道别时说的那句,“必会相见。”时就忍不住哭了……

最后看完,她去查了吴世勋的资料,他把他的鱼保护得很好,没有任何一点可循之际。但是,他病重的消息却因为作品的轰动,而众所周知。

她想,人鱼的爱是伟大的,他给予了王子一个希望,让他怀抱必会相见这句话来进行等待。但人鱼的爱也是自私的,他要王子永远不能忘记他,永远在心里等着一个不会再出现的他。

爱情,不就是这样吗?

我衷心地希望你好。但是如果你的好不是因为我,那我忍不住又想让你有点不好。

因为,我爱你,我要在你心里。

殊途同归,必会相见。

因为人总有一死,死后,我在天蓝色的彼岸等你的归来,守着我们的必会相见。

朴灿烈是怀抱着怎样的信念坚持等待下去的呢?

助理不知道,但是她不能让卞白贤这样刺激他。

可还未等她出去,朴灿烈低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无悲无喜,一生的承诺说得如一句简单的问候般平淡。




“一辈子。白贤,我要等他一辈子。”

卞白贤也许跟助理一样,一时之间呆愣住了。

等一个人一辈子是经常能听到的情话,但是大多数人都是说说而已。开口的时候不止旁人,连自己都知道是做不到的。可朴灿烈不一样。他们都知道朴灿烈不一样,他是在说真的,他是认真的,要等一个死人,一辈子。

“白贤,我说过,我不是你命定之人。你不该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你放屁!”

朴灿烈又沉默了。

良久了,才响起卞白贤的声音,他似平复了些情绪,声音不再如方才的激动,而是低哑的,缓慢的,带着不甘与些许悲哀,“你认真的?你要因为一个死人,不要我?”

“对。”

“……朴灿烈,你好样的。”



>>>>


回去的路上朴灿烈一如既往地沉默,助理也闭着嘴巴安静地开车。她以为还会如往常一样,一路无话地到朴灿烈的家里。却没想到在车子上高速的时候,坐在后排的朴灿烈突然开口了,“你也觉得他跟世勋有些像?”

助理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啊了一声。

朴灿烈就淡淡地说:“我知道那时你也在中庭里。”

助理这才反应过来,尴尬也有,不安也有,好奇……也是有的。

从后视镜里看到朴灿烈不露声色的表情,她下意识就说了实话,“侧脸看过去有些像。”

“呵。”

助理对于这一声似嘲讽的笑一时找不到词语来回复。

朴灿烈似乎也不需要她回答,反而说道,“跟他的任何合作我都不接。”

助理又是一愣,难道朴灿烈也觉得像,所以下意识避开,免得自己移情?

大概是她表情没掩饰好,朴灿烈直接道出了她心里的想法,“你认为我会把他当替身,假戏真做爱上他?”

助理没说话,其实心里确实有这个想法。替身转正的文她看了太多,身边也不是没有现实的例子。

谁知朴灿烈只是低笑了一声,似有些不屑,“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有些恶心罢了。就算我不觉得,但你们都那样说,我还是忍不住有些恶心。”停顿了一下,低声似自喃了一句,“我的人,原本该是独一无二的。”

……


助理回家后,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两句话。

我的人,原本该是独一无二的。

仅以此作献给我最爱的人,我的鱼,我独一无二的A。




故人已逝,诺言老去,可他们的爱情,还在这里。




守着回忆,踽踽独行于这孤苦世间的朴灿烈,还在等待。




社会我锤哥🌿:

揭秘九旬老人朋友圈 毫无进步的沙雕日常……

如果最后一p的盗版电影有机会上映的话 我请大家看

还有!明天!是!冬兵哥哥的生日!

🎉🎉提前!祝!塞老师!生日快乐!


(我真的觉得乔什叔很可爱的

((2p是微博那个蝉的梗 

  还有朋友圈背景图应该是源水印 我忘了在哪存的了 有知道的朋友告诉我一哈

太可愛了呀!

JuanMao:

期末了连凑几张摸鱼都费劲

【飞波】星火 04

飛波!!!

掩波飞奔:

第四章


 


谭小飞右手拿着钥匙,插得进钥匙孔,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拧动。他对着自己家门锁发呆——想要以一种手和肩膀都不会疼的方法来打开房门,难度系数似乎有点儿大。


 


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是自作孽不可活。


 


谭小飞索性放弃,转过身靠门坐下来。漫无目的的胡乱回忆着。


 


直到回忆里的声音具现化出现在耳边。


 


“谭小飞,好巧啊,我们又碰上了。”


 


谭小飞抬眼看过去,楼道里的感应灯随着声音亮了起来,灯光下的张晓波笑着看着他。


 


拎着一个保温壶和两大袋子东西站在他家门口的楼道里。


 


谭小飞想,还,还真挺巧的……


 


有了张晓波在,两个人很顺利地开门进去。张晓波放下手里的东西,对着空旷到毫无人味儿的房子忍不住皱起了皱眉。


 


比起公寓倒简直更像是一个仓库,张晓波难以想象居然有人可以住在这种地方。


 


他侧过头看向谭小飞:“你不是说有人照顾你么?”


 


“我,”谭小飞指了指自己,“人。”


 


“……”张晓波竟无法反驳。


 


张晓波把东西放下,环顾四周,谭小飞家厨房比样板房还干净,别说开火,就连水杯都没有,也不知道他平时要怎么吃饭,“霞姨她特意炖了汤,说对伤口愈合有帮助,让我给你带来补补——我正好也还没有吃饭,就顺便过来和你一起吃。”霞姨那锅汤炖得实在是太多了些,张晓波十分怀疑谭晓飞一顿能不能吃完,不吃完实在是太浪费了,张晓波暗暗想着,“你家勺子在哪里?”


 


谭小飞只是看着他发愣,并不回答。


 


张晓波叹了口气,只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在厨房里找了半天,除了酒杯和水杯,连个盘子都没有,更甭提勺子筷子了,张晓波一边儿腹诽一边从另外一个袋子里拿出来了汤勺和筷子——多亏霞姨准备周全,还给谭小飞备了一套餐具,不然今天他们俩,估计就得手捞排骨,捧壶灌汤了。


 


“喏,先喝汤吧。”张晓波盛了一碗汤,连汤匙一起递过去。


 


谭小飞伸手接了去,有些手足无措。


 


张晓波一边用筷子把排骨上的肉剔下来,一边看着他有些好笑:“你怎么不喝?”


 


问完才发觉自己是个傻子,他这只手端住了碗,另外一侧肩膀受伤,自然没办法拿勺。


 


“那,那什么,”张晓波也有点儿磕磕巴巴,“要不然,我,我帮你……”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更加的尴尬了。


 


谭小飞却没有拒绝,甚至每次张晓波伸过来汤匙的时候都会十分配合的张嘴,吞咽。导致直到喂完他一整碗汤之后,张晓波才反应过来——


 


明明谭小飞可以把碗放桌子上再用汤匙喝的,为什么自己要主动去喂他啊!还有这个人都不会感觉别扭的么?


 


“不会啊。”


 


听到谭小飞的回答,张晓波才知道自己不小心问出了声。


 


谭小飞一副不以为意的表情:“你被关的那一阵子,我也是这么喂你的。”


 


哦……嗯??????


 


“哦,对,你应该是不记得了。”谭小飞带着些试探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当时你刚被绑,每天吃饭都是我喂你的。”


 


“啊?为什么会是你喂我吃?”谭小飞的话简直像是往张晓波怀里扔一颗炸弹。


 


“你被绑着,自然没办法自己吃了。”谭小飞浑然不觉,“霞姨的汤真不错,还有么?”


 


“有的,等我给你倒,”张晓波盛到一半,“不是,我是说,为什么是‘你’?”


 


“其他人都太讨厌你了,我怕他们直接把碗砸你脸上。”谭小飞此刻笑得人畜无害,但是,张晓波总疑惑,他本来应该笑得更别有用心,更讨人厌才对。


 


“那大乔呢?我不信她也要把碗砸我脸上。”张晓波有些赌气地说。


 


赌气中带着一些天真,让谭小飞坠入记忆中的那张脸,有些恍惚。


 


*** ***


 


“吃点儿吧。”谭小飞有些无语的看着被五花大绑的男人,确切的说,那还只是个男孩。


 


“为什么是你来?”被捆的少年从最开始的仿佛被困的小兽到现在一脸仿佛满不在乎,每次在面对他的时候, 他都力求保持那种势均力敌的平淡和漫不经心。


 


谭小飞看着地上碎了一地的碗盘,还有张晓波脸上的青青紫紫,有些无语,这人还有脸问:“其他人都被你砸了满身满脸的菜汤,你是还嫌不够么。”


 


“哦,所以你就让他们把我捆起来了。”张晓波哼了一声。


 


“没办法,我这个人虽然喜欢冒险,但是讨厌脏。”谭小飞不置可否,从不锈钢饭盆里盛了一口饭,“张嘴。”


 


张晓波配合地张口吞咽,忍不住好奇:“反正现在都已经捆上了没有什么危险了,其他人为什么不来?”


 


“你太惹人讨厌了,我怕他们直接把饭菜扣你头上。”谭小飞想起自己的爱车,心头一阵滴血,按理说自己现在也应该是把小钢盆扣在面前这张帅得有些讨厌的人的脸上才算是正常吧。


 


为什么自己要怕他饿死,给他喂食。


 


“那大乔呢?我不信她也要把碗砸我脸上。”张晓波挑衅的笑容里带着一丝狡黠,和成人的奸诈都不同,那种天真的狡黠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谭小飞大概理解了大乔为什么会对这个人产生好感和保护欲,他挑起嘴,似笑非笑:“你想得到美,还想要大乔喂你吃饭——一会儿上厕所,要不要也让大乔帮你扶着啊?”


 


谭小飞看着面前满脸通红不知道如何回答的人,郁卒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张嘴,吃饭吧。”


 


*** ***


 


“喂,张嘴,喝汤。”张晓波问完了自己也有些难为情。那不是废话么,哪个男的能让自己女朋友去给情敌喂饭去啊。自己脑子真是抽了。


 


可是还是有些控制不住的好奇,当初绑他那么多人,为什么会是谭小飞来给他喂饭。


 


就像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竟是谭小飞救的他。


 


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


 


一阵剧烈的砸门声打断了张晓波的思绪。


 


“开门!快开门!”尖锐的女声传来,“开门!!”


 


谭小飞一脸懵逼,张晓波二脸懵逼。


                                                                                


就在两人对脸懵逼中,凿门的噪音越来越大,张晓波过去把锁打开,还没等说话,就被用力推开的房门撞到了一边儿。


 


一群人浩浩荡荡杀了进来,为首的大妈一脸凶神恶煞地对着谭小飞喊:“赶紧把房租交出来!不交就给我滚蛋!”


 


*** ***


 


霞姨先看了眼张晓波身后的谭小飞,再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张晓波,莫名觉得有些好笑:“所以你就带着人滚回来了?”



簡直是虐到哭泣

眠狼:

我以守护神明的名义起誓,起誓谨守忠诚荣誉和你。

文字来自: @一颗予 
全文地址:http://yikeyurdj.lofter.com/post/1f33d793_12cbeed1

40mKNIFE:

——I'm Loki……Odinson.

……

——I love you,my son.


基妹:宝宝是奥丁森!哼唧╭(╯^╰)╮

爸比&锤锤:是的是的,你是( ͡° ͜ʖ ͡°)

多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