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J手贱

【飞波】星火 04

飛波!!!

掩波飞奔:

第四章


 


谭小飞右手拿着钥匙,插得进钥匙孔,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拧动。他对着自己家门锁发呆——想要以一种手和肩膀都不会疼的方法来打开房门,难度系数似乎有点儿大。


 


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是自作孽不可活。


 


谭小飞索性放弃,转过身靠门坐下来。漫无目的的胡乱回忆着。


 


直到回忆里的声音具现化出现在耳边。


 


“谭小飞,好巧啊,我们又碰上了。”


 


谭小飞抬眼看过去,楼道里的感应灯随着声音亮了起来,灯光下的张晓波笑着看着他。


 


拎着一个保温壶和两大袋子东西站在他家门口的楼道里。


 


谭小飞想,还,还真挺巧的……


 


有了张晓波在,两个人很顺利地开门进去。张晓波放下手里的东西,对着空旷到毫无人味儿的房子忍不住皱起了皱眉。


 


比起公寓倒简直更像是一个仓库,张晓波难以想象居然有人可以住在这种地方。


 


他侧过头看向谭小飞:“你不是说有人照顾你么?”


 


“我,”谭小飞指了指自己,“人。”


 


“……”张晓波竟无法反驳。


 


张晓波把东西放下,环顾四周,谭小飞家厨房比样板房还干净,别说开火,就连水杯都没有,也不知道他平时要怎么吃饭,“霞姨她特意炖了汤,说对伤口愈合有帮助,让我给你带来补补——我正好也还没有吃饭,就顺便过来和你一起吃。”霞姨那锅汤炖得实在是太多了些,张晓波十分怀疑谭晓飞一顿能不能吃完,不吃完实在是太浪费了,张晓波暗暗想着,“你家勺子在哪里?”


 


谭小飞只是看着他发愣,并不回答。


 


张晓波叹了口气,只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在厨房里找了半天,除了酒杯和水杯,连个盘子都没有,更甭提勺子筷子了,张晓波一边儿腹诽一边从另外一个袋子里拿出来了汤勺和筷子——多亏霞姨准备周全,还给谭小飞备了一套餐具,不然今天他们俩,估计就得手捞排骨,捧壶灌汤了。


 


“喏,先喝汤吧。”张晓波盛了一碗汤,连汤匙一起递过去。


 


谭小飞伸手接了去,有些手足无措。


 


张晓波一边用筷子把排骨上的肉剔下来,一边看着他有些好笑:“你怎么不喝?”


 


问完才发觉自己是个傻子,他这只手端住了碗,另外一侧肩膀受伤,自然没办法拿勺。


 


“那,那什么,”张晓波也有点儿磕磕巴巴,“要不然,我,我帮你……”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更加的尴尬了。


 


谭小飞却没有拒绝,甚至每次张晓波伸过来汤匙的时候都会十分配合的张嘴,吞咽。导致直到喂完他一整碗汤之后,张晓波才反应过来——


 


明明谭小飞可以把碗放桌子上再用汤匙喝的,为什么自己要主动去喂他啊!还有这个人都不会感觉别扭的么?


 


“不会啊。”


 


听到谭小飞的回答,张晓波才知道自己不小心问出了声。


 


谭小飞一副不以为意的表情:“你被关的那一阵子,我也是这么喂你的。”


 


哦……嗯??????


 


“哦,对,你应该是不记得了。”谭小飞带着些试探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当时你刚被绑,每天吃饭都是我喂你的。”


 


“啊?为什么会是你喂我吃?”谭小飞的话简直像是往张晓波怀里扔一颗炸弹。


 


“你被绑着,自然没办法自己吃了。”谭小飞浑然不觉,“霞姨的汤真不错,还有么?”


 


“有的,等我给你倒,”张晓波盛到一半,“不是,我是说,为什么是‘你’?”


 


“其他人都太讨厌你了,我怕他们直接把碗砸你脸上。”谭小飞此刻笑得人畜无害,但是,张晓波总疑惑,他本来应该笑得更别有用心,更讨人厌才对。


 


“那大乔呢?我不信她也要把碗砸我脸上。”张晓波有些赌气地说。


 


赌气中带着一些天真,让谭小飞坠入记忆中的那张脸,有些恍惚。


 


*** ***


 


“吃点儿吧。”谭小飞有些无语的看着被五花大绑的男人,确切的说,那还只是个男孩。


 


“为什么是你来?”被捆的少年从最开始的仿佛被困的小兽到现在一脸仿佛满不在乎,每次在面对他的时候, 他都力求保持那种势均力敌的平淡和漫不经心。


 


谭小飞看着地上碎了一地的碗盘,还有张晓波脸上的青青紫紫,有些无语,这人还有脸问:“其他人都被你砸了满身满脸的菜汤,你是还嫌不够么。”


 


“哦,所以你就让他们把我捆起来了。”张晓波哼了一声。


 


“没办法,我这个人虽然喜欢冒险,但是讨厌脏。”谭小飞不置可否,从不锈钢饭盆里盛了一口饭,“张嘴。”


 


张晓波配合地张口吞咽,忍不住好奇:“反正现在都已经捆上了没有什么危险了,其他人为什么不来?”


 


“你太惹人讨厌了,我怕他们直接把饭菜扣你头上。”谭小飞想起自己的爱车,心头一阵滴血,按理说自己现在也应该是把小钢盆扣在面前这张帅得有些讨厌的人的脸上才算是正常吧。


 


为什么自己要怕他饿死,给他喂食。


 


“那大乔呢?我不信她也要把碗砸我脸上。”张晓波挑衅的笑容里带着一丝狡黠,和成人的奸诈都不同,那种天真的狡黠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谭小飞大概理解了大乔为什么会对这个人产生好感和保护欲,他挑起嘴,似笑非笑:“你想得到美,还想要大乔喂你吃饭——一会儿上厕所,要不要也让大乔帮你扶着啊?”


 


谭小飞看着面前满脸通红不知道如何回答的人,郁卒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张嘴,吃饭吧。”


 


*** ***


 


“喂,张嘴,喝汤。”张晓波问完了自己也有些难为情。那不是废话么,哪个男的能让自己女朋友去给情敌喂饭去啊。自己脑子真是抽了。


 


可是还是有些控制不住的好奇,当初绑他那么多人,为什么会是谭小飞来给他喂饭。


 


就像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竟是谭小飞救的他。


 


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


 


一阵剧烈的砸门声打断了张晓波的思绪。


 


“开门!快开门!”尖锐的女声传来,“开门!!”


 


谭小飞一脸懵逼,张晓波二脸懵逼。


                                                                                


就在两人对脸懵逼中,凿门的噪音越来越大,张晓波过去把锁打开,还没等说话,就被用力推开的房门撞到了一边儿。


 


一群人浩浩荡荡杀了进来,为首的大妈一脸凶神恶煞地对着谭小飞喊:“赶紧把房租交出来!不交就给我滚蛋!”


 


*** ***


 


霞姨先看了眼张晓波身后的谭小飞,再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张晓波,莫名觉得有些好笑:“所以你就带着人滚回来了?”



簡直是虐到哭泣

眠狼:

我以守护神明的名义起誓,起誓谨守忠诚荣誉和你。

文字来自: @一颗予 
全文地址:http://yikeyurdj.lofter.com/post/1f33d793_12cbeed1

40mKNIFE:

——I'm Loki……Odinson.

……

——I love you,my son.


基妹:宝宝是奥丁森!哼唧╭(╯^╰)╮

爸比&锤锤:是的是的,你是( ͡° ͜ʖ ͡°)

多甜!

殢莫⚡️🐍錘基的阿嬤:

偽轉生實則懷孕生子
這幾天想了一下時間線
應該不是Loki去懷胎,而是去安產才對,寶寶我印象8~9個月就可以走了(???
然後沒錯是龍鳳雙胞胎,賀喜老爺賀喜夫人。
自從被編劇虐成智障了之後我只會畫這種東西了(不
羅素兄弟你看看你對我做了甚麼(

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fencer_易烊千玺个站:

20180328 高清9P

《难言情深(ABO)》正文下载

甜饼贩卖机仙女套:

百度现在基本一分享就和谐,挂了的话别奇怪,走微盘吧。


微盘:【链接:http://vdisk.weibo.com/lc/1x7IwVOMm9uB9Y6gp5T  密码:DS54】


度盘:【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STyEetUb1BzlPO8tDHtgdg 密码: isrr】


番外写完后会在这条更新一下,就不另发了。

【Erik/T'Challa】山火(一发完)

嘿嘿嘿

mividaloca:

1w7 NC17 完整版戳石墨或者AO3

略有情节的rou文。斜线有意义。

又名豪门逆伦酿苦果,情何以堪,堂兄弟阋墙竟上床。

*听说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可以永远收藏我~请给顶风作案的作者一个爱的豹豹。


以下试阅


山火

 

窗外在下雨,所以特查拉决意打开窗户。
这件事情很蹊跷,瓦坎达虽然因为振金早就成为地球上首屈一指,却仍不算闻名遐迩的高科技国家,可是瓦坎达的雨季和非洲其他地区的并没有什么差别。
一年中大多数时候,瓦坎达的土地上密布着麝香草和爱神木的淡淡香气。特查拉熟悉那种气味,他们来自于攀附在葛藤上的那些看似纤弱的花朵。但是当雨季到来的时候,如同陶器一般鲜红灼热的大地突然变成了郁郁葱葱的莽原,他窗外的一丛弯弯扭扭看起来像是荆棘的树木忽然绽开一丛丛硕大的百合。
因为百合花开放了,因此特查拉决定打开窗户。

 

审判结束已经有几个月时间了,各个部族的长老决意以叛国的罪名将艾瑞克监禁起来。让特查拉感到很意外的是,这个与他说到底不过有几面之缘的堂弟竟然在审判的过程中异常配合。这与特查拉对他的认知差距很大,毕竟他以为艾瑞克是一个需要用拳头和血肉说话的男人。
毕竟他给自己冠以的姓氏都那么嗜血。
然而艾瑞克非常安静地听完了对他的裁决。

 

在特查拉的坚持之下,对艾瑞克的判决恐怕有些过于轻微。
与其说是监禁,他更像是被强行送去了瓦坎达皇家养老院。
王宫有一处年久失修的别院,正对着西方的地平线。那里虽然没有仆从照顾起居,景色却夺人心魄。每天黄昏,如果站在卧室的露台上,就能看见瓦坎达的山脉被渐渐涂抹上明艳的色彩,山峦上像是流淌着滚烫的岩浆。等到入夜,天空从浅蓝色缓缓变成深紫色,像是一朵盛放的紫罗兰。
……
特查拉担心即使是面对这样一片天空,艾瑞克依然会觉得自己身陷囹圄。他对特查拉说的话像是烙铁一般陷入了他的脑海。
艾瑞克坚持不需要别人押送他进入别院,他毫无顾忌地推开了王宫的侍从,一步步走到了年轻的国王面前。“我不是你的宠物。”艾瑞克从牙缝里面对特查拉说,他仰着头,像是一只不肯屈服的野兽。
“你胆敢对我的国王不敬。”奥科耶的长矛在地上重重敲击着。
“奥科耶。”特查拉轻声警示了他的将军。他可以体谅他在这个问题上的坚持。
好像还在不久之前,他们正如同两只角力的猛兽一般要搏杀出一个你死我活。特查拉亲眼看见艾瑞克眼睛里面的神采逐渐熄灭,见到他骄傲的头颅垂了下来,他胸口的血流像是决堤的山洪。
而亲手用矛尖刺透他身体的人竟然是自己。冰冷的金属陷入了艾瑞克火热的皮肉,像是导热一样将他的体温传送到了握着刀柄的掌心。
……
“你想要把我关起来吗?不。还不如把我丢到海里去,就像那些跳海的祖辈一样,他们知道与其被镣铐束缚,还是死亡来得更痛快。”
……
然而特查拉依然自私地决意要扮演拯救者的角色。
他知道生存是一种权力,而死亡亦是一种权力。
他似乎很鲁莽地剥夺了艾瑞克死亡的权力,只因为这样做好像能够给他带来那么一点点的慰藉。
也许只有这样做他才能说服自己,他和自己的父亲并不相同。
即使在他成长起来的那么多年中,特查拉一起盼望的就是成为像他父亲那样的国王。


……


完整版戳石墨或者AO3 



好喜欢嗷嗷嗷嗷嗷嗷

阝可★皮K.P.:

※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背後注意

彩蛋冬使我無法住腦,這張就當作吧唧生賀吧(靠。


然後在WB上被屏蔽兩次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