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J手贱

【Erik/T'Challa】山火(一发完)

嘿嘿嘿

mividaloca:

1w7 NC17 完整版戳石墨或者AO3

略有情节的rou文。斜线有意义。

又名豪门逆伦酿苦果,情何以堪,堂兄弟阋墙竟上床。

*听说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可以永远收藏我~请给顶风作案的作者一个爱的豹豹。


以下试阅


山火

 

窗外在下雨,所以特查拉决意打开窗户。
这件事情很蹊跷,瓦坎达虽然因为振金早就成为地球上首屈一指,却仍不算闻名遐迩的高科技国家,可是瓦坎达的雨季和非洲其他地区的并没有什么差别。
一年中大多数时候,瓦坎达的土地上密布着麝香草和爱神木的淡淡香气。特查拉熟悉那种气味,他们来自于攀附在葛藤上的那些看似纤弱的花朵。但是当雨季到来的时候,如同陶器一般鲜红灼热的大地突然变成了郁郁葱葱的莽原,他窗外的一丛弯弯扭扭看起来像是荆棘的树木忽然绽开一丛丛硕大的百合。
因为百合花开放了,因此特查拉决定打开窗户。

 

审判结束已经有几个月时间了,各个部族的长老决意以叛国的罪名将艾瑞克监禁起来。让特查拉感到很意外的是,这个与他说到底不过有几面之缘的堂弟竟然在审判的过程中异常配合。这与特查拉对他的认知差距很大,毕竟他以为艾瑞克是一个需要用拳头和血肉说话的男人。
毕竟他给自己冠以的姓氏都那么嗜血。
然而艾瑞克非常安静地听完了对他的裁决。

 

在特查拉的坚持之下,对艾瑞克的判决恐怕有些过于轻微。
与其说是监禁,他更像是被强行送去了瓦坎达皇家养老院。
王宫有一处年久失修的别院,正对着西方的地平线。那里虽然没有仆从照顾起居,景色却夺人心魄。每天黄昏,如果站在卧室的露台上,就能看见瓦坎达的山脉被渐渐涂抹上明艳的色彩,山峦上像是流淌着滚烫的岩浆。等到入夜,天空从浅蓝色缓缓变成深紫色,像是一朵盛放的紫罗兰。
……
特查拉担心即使是面对这样一片天空,艾瑞克依然会觉得自己身陷囹圄。他对特查拉说的话像是烙铁一般陷入了他的脑海。
艾瑞克坚持不需要别人押送他进入别院,他毫无顾忌地推开了王宫的侍从,一步步走到了年轻的国王面前。“我不是你的宠物。”艾瑞克从牙缝里面对特查拉说,他仰着头,像是一只不肯屈服的野兽。
“你胆敢对我的国王不敬。”奥科耶的长矛在地上重重敲击着。
“奥科耶。”特查拉轻声警示了他的将军。他可以体谅他在这个问题上的坚持。
好像还在不久之前,他们正如同两只角力的猛兽一般要搏杀出一个你死我活。特查拉亲眼看见艾瑞克眼睛里面的神采逐渐熄灭,见到他骄傲的头颅垂了下来,他胸口的血流像是决堤的山洪。
而亲手用矛尖刺透他身体的人竟然是自己。冰冷的金属陷入了艾瑞克火热的皮肉,像是导热一样将他的体温传送到了握着刀柄的掌心。
……
“你想要把我关起来吗?不。还不如把我丢到海里去,就像那些跳海的祖辈一样,他们知道与其被镣铐束缚,还是死亡来得更痛快。”
……
然而特查拉依然自私地决意要扮演拯救者的角色。
他知道生存是一种权力,而死亡亦是一种权力。
他似乎很鲁莽地剥夺了艾瑞克死亡的权力,只因为这样做好像能够给他带来那么一点点的慰藉。
也许只有这样做他才能说服自己,他和自己的父亲并不相同。
即使在他成长起来的那么多年中,特查拉一起盼望的就是成为像他父亲那样的国王。


……


完整版戳石墨或者AO3 



评论

热度(1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