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J手贱

革命者也弹吉他【一】

织杰宝毛衣:

我A要看,我就写了




策瑜


现代paro




——————————————————————————————


周瑜从来也没有想到,孙策的电话会在他相亲的时候来。


孙策说:“不行了,你赶紧来,我要哭了。”


周瑜以为他在开玩喜,尴尬道:“我跟吃饭呢。”


孙策说:“真的,赶紧来,公瑾,我眼泪已经飚出来了。”


面前姑娘各方面都很对他妈胃口,催他八百次,周瑜死活不肯见,前两天才刚想通孙策根本不爱他,这才松口,西装革履收拾得人模狗样,穿越人海与她相见。


周瑜长得很帅,孙策夸过他,说他艳压群芳,然后被他暴打。这样的一个美男子肯定是从小到大都被学校女老师女同学捧在手里爱不释口地舔,然而不知哪根筋搭错,不但没有早恋,到现在晚恋都没有一个。


“你现在还不谈恋爱,难道要谈黄昏恋吗?”周瑜他妈问,“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有对象瞒着妈妈?”


“妈,真没有……”周瑜很无奈。


于是就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相亲。


周瑜把电话挂了,相亲对象很客气地说:“有急事吗?我这里没关系的。”


看得出人家姑娘对他很满意,上上下下,从头发尖儿到脚趾头的满意,以及从家庭背景到工作收入的满意。


周瑜好好一个富二代还自己出去工作打拼,自己努力不靠父母,再加五十分。


其中二十五分是加在他迟早有一天要回家继承家业上。


谁知道周瑜是为了孙策才不在家里公司工作,非得跑去给人做军师出谋划策。


周瑜笑一笑道:“没事,我朋友……大学同学,没什么事。”


正说话,电话又来了。


一看屏幕,还是孙策。


周瑜犹豫良久,最终跟姑娘说了声不好意思,接起来了。


半晌没声。


“伯符?喂?”周瑜皱着眉头问。


最终寂静的电话那头传来几声哽咽,孙策哑着嗓子说:“周瑜,来陪陪我吧,我爸没了。”


周瑜愣了片刻,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站起来,拿了外套,只来得及跟姑娘说句抱歉,把自己身上的现金掏了一半放在桌上,急匆匆地走了。


他更没想到的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相亲,和孙策人生中的第一次丧父结结实实撞在了一起。


准确的说,孙策人生中唯一一次丧父。


周瑜赶到的时候,孙策蹲在医院楼下拐角里,脚下满地的烟头,两眼通红,布满了血丝。


周瑜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孙策抬头看着他,一声不吭。


他周瑜文能公务员笔试面试统统第一,武能东三省武术冠军,上能空手道,下能修电脑,可是对上孙策的眼睛,他就是不知道说什么。


他没辙。


孙策开口了:“这几天你都去哪儿了……”


嗓子哑得都听不出来是谁。


周瑜深呼吸一下,觉得自己可能还爱他,于是他努力调整一个恰当的表情,说:“家里有点事……”


“哦。”孙策说。


周瑜看出来他其实不是真的关心自己去干什么了。


孙策说:“我爸死了。”


孙策眼睛还是通红。


周瑜说:“节哀。”


孙策又叼上一根烟,点了。


周瑜就杵在那儿看他抽烟,看了整整一根烟的时间。


最后孙策把烟头踩熄了,说:“我以为这种时候陪在我身边的人肯定是你。”


周瑜想不就他妈是我吗。


但是他没说话。


孙策说:“我爸死了,你他妈就说一句节哀?”


周瑜本来也没见得多好心情,他本来就不想跟孙策联系了,话出口也懒得过脑子:“那你还想怎么样,难道要我抱抱你吗?”


话出口他就见孙策也愣了愣神。


两人相顾无言。


然后孙策又点了根烟。


等这根烟抽完了,周瑜杵在这儿看孙策抽完了第二根整烟。


孙策终于站起来,他比周瑜稍高一些,就这么微微弓着腰,整个人颓废得不成样子,看着周瑜说:“你抱抱我吧,我太难受了。”


于是还爱他的周瑜于心不忍,上前一步张开双臂把孙策抱住了。


下一秒孙策埋在他肩颈窝里嚎啕大哭,把他一件好好的西装衣领湿得一塌糊涂。


周瑜拍拍他的背,心想,自己前两天觉得能不爱他都是些屁话,这辈子可能都逃不掉。


孙策哭完了,眼睛红得不能看,说:“我上去再……看看。”


周瑜知道孙权可能还在上面。


“我要陪你上去吗?”周瑜问。


“去吧。”孙策想了一会儿,“孙权也在。”


病房里围了一圈人,孙策也不想进去,红着眼睛站在门外眼神发直。


孙权还是个半大孩子,站得笔直,眼泪哗啦啦淌,愣是不出声。


周瑜觉得他跟他哥有那么点像,又没那么像,他只是走过去把孙权拉出来,推着这哥俩去洗把脸。


他自己也去把自己那身西装整了整。


给孙策哭湿那一片不好处理,只好尽量吸吸干。


孙权说:“哥,我爸死了。”


嗓子也是哑的。


孙策说:“你老子也是我老子,我知道。”


周瑜说:“他在叫我。”


孙策就不吭声了。


孙权的确是在叫周瑜,两家私家好,周瑜和孙策自小混大,跟孙权也熟悉得很,孙权自小把他当亲哥,不见外,见他直接喊哥。


“以后我就……”孙权有些抽噎,“……没爸了……”


周瑜伸手摸摸他脑袋,孙权长得很快,个头快赶上他了:“没事,有哥在呢。”


孙策闷闷开口:“我才是他亲哥。”


周瑜说:“闭嘴。”


孙策就跟小朋友闹别扭似的把头扭到一边,不看他俩了。


孙权给周瑜一安慰,眼泪又哗哗淌出来。


“阿姨呢?”周瑜问。


“陪着我爸。”孙策又开口,还是没把头扭回来。


周瑜说:“你们是再哭会儿还是跟我一起去看看阿姨?”


孙策把烟盒塞回兜里,说:“我去看我妈,让这小子窝在厕所再哭会儿。”


周瑜问孙权:“你不去?”


孙权看了孙策一眼,说:“去。”


就贴着周瑜一起走了。


孙权快跟周瑜一边高了,肩膀挨着肩膀,孙策落后几步,看得心里不是滋味,迈了几个大步强行挤到两个人中间,搭着周瑜的肩走。


这时候勾肩搭背像什么话,周瑜走几步把孙策的手甩了。


照习俗,今晚要把遗体运回家里,停七天再送去殡仪馆。


但是看天气,可能要减几天。


吴阿姨拜托周瑜先把孙权送回家,她和孙策留在这里办手续。


孙策送他们到楼下,还是强行把孙权挤开。


周瑜察觉到他的动作,问他:“你干什么?”


孙策毫无演技,说:“什么?我干什么了吗?”


周瑜没有办法,只好随这个幼稚鬼去。


孙策还硬要留下来给他们打车,周瑜怎么劝也劝不动,就让他拦。


孙权先钻进后座,周瑜转身正要上车,孙策突然说:“等一下。”


周瑜:“?”


还没来得及反应,猝不及防被孙策亲了个嘴。


周瑜还在懵逼,孙策蹿出三米开外,脸色憔悴面色凝重地向他们挥手:“老婆回头见。”


说完还挑衅地看一眼孙权。


眼神里充满着:小子你看清楚了,这是你嫂子。


司机:“嚯,你们年青人真开放嚯。”


周瑜尴尬地解释道:“不是……”


司机呵呵一笑:“这是你男朋友噻?”


周瑜更尴尬了:“……不是。”


这时候后排的孙权幽幽地叫了一句:“嫂子。”


周瑜:“……”


司机又哈哈一笑:“不要害羞撒,现在大家都很开放的嗦。”


周瑜放弃了解释。


他现在脑子挺乱的,前几天他还思考了半天,觉得跟孙策没戏,自己也不是gay,只是不小心着了孙策的道,然而孙策根本不爱他,自己也差不多该不爱孙策了,试试看跟互有好感的女孩子处一下对象也好。


结果今天孙策又来这么一出。


周瑜头大得要命,又不知道怎么处理,一团乱麻。


送孙权到家,周瑜说:“要哥陪你坐会儿不?”


孙权沉默了一阵,问道:“哥,你跟我哥……我说孙策,真的是那个?”


周瑜:“……”


周瑜:“他瞎说的,别理他。”


孙权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哥?”


周瑜:“……”


周瑜:“你一个小孩儿……”


孙权说:“我十七了。”


周瑜:“你今年生日要到了吧?想要什么礼物哥给你买。”


孙权:“没什么想要的……你真的喜欢我哥?”


周瑜见没法混过去,只好说:“没有,我这么帅,怎么会当同性恋。”


谁知孙权突然气愤道:“同性恋怎么了?”


周瑜愣一愣:“……没怎么。”


孙权说:“你要是喜欢我哥,我给你说,我哥那人……不靠谱,你喜欢我吧,我保证对你很好。”


周瑜:“……”


周瑜说:“你跟你哥今天都怎么回事?是不是伤心过度?”


孙权说:“哥,你今天别走了吧,等孙策和我妈回来,我怕家里气氛太沉闷。”


周瑜心想我在气氛就不沉闷吗?但是也不好拒绝,只好点头应下了。


吴阿姨和孙策到晚上才回来,见到周瑜的时候孙策有些吃惊,张了张嘴没说话。


孙策开车,四个人一起出去吃饭,家里没人做,两兄弟一路都很消停,倒是吴阿姨拉着周瑜细细地说些家常话。


周瑜看得出她很伤心,但还是笑容温柔。


吃过饭回家,吴阿姨回房间休息,孙权回房间做作业,孙策和周瑜去阳台上抽烟。


两个男人,站在阳台上,一句话也不说,一根接一根抽烟。


周瑜抽得少些,孙策今天少说已经抽了两包,依旧抽得很凶。


最后以孙策兜里的烟抽完告终。


周瑜说:“这几天怎么办?”


孙策说:“还能怎么办,我先撑着吧,公司暂时还没什么问题,我过两天再去。”


周瑜说:“不行我先去帮点儿忙。”


孙策看了他一眼,说:“嗯……先辛苦你了……谢谢。”


周瑜又觉得有点尴尬,下午那个吻还犹然在唇,于是他说:“怎么这么客气了?”


孙策说:“就算你是我老婆,谢谢还是要说的。”


周瑜:“……”


孙策又扔出个重磅炸弹:“老婆,你想去哪里结婚?”


周瑜愣住。


十秒钟后,孙策终于破功,看着周瑜石化还噗嚓嚓裂出几条缝的样子哈哈大笑:“逗你的,你这傻样……”


周瑜一瞬间从石化中恢复,陷入巨大的失望落差中,气极反笑,大笑着骂道:“孙策,你这傻逼!”



评论

热度(411)